集团动态

Group news

葡萄酒大咖亲历香格里拉产区

2018-07-28

14_副本.jpg


业内著名葡萄酒品牌策划人、知酒工作室创始人郭明浩,葡萄酒杂志《LE VIN环球美酒》出版人兼主编高翔,《葡萄酒评论》主编李玉,业内资深葡萄酒专业人士陆江4位业内大咖,应香格里拉酒业之邀于5月份奔赴香格里拉德钦产区考察。


品鉴——舌尖上的惊艳


我们是在当天傍晚抵达位于玉龙雪山脚下的香格里拉酒业有限公司,虽是傍晚,一抹晚霞斜斜地照在雪山峰顶,短暂地欣赏了美景,我们便参观酒庄的酒窖。


当晚我们首先品鉴了公司的常规系列,还包括两款尚在实验阶段的酒款。整体感觉做得非常干净,无论是应有的酸度还是果香,虽然年份都比较短,但无论是梅洛、赤霞珠还是西拉,都能明显地感受到陈年潜力。同行的陆江对西拉赞不绝口,我和郭明浩则对2016年的赤霞珠最为推崇。


这款赤霞珠在香气上完全没有国内很多赤霞珠很难抹掉的生青味道,饱满的黑色浆果和橡木桶陈年带来的烟熏和香料香气,均衡而成熟,乍一闻,极具国际化口感,如果盲品,我相信很多人会跟波尔多左岸的列级酒庄混淆。(这里并无对国产葡萄酒的不敬,我只是尊重自己的感觉。)


还有两款甜酒,品种分别是威代尔和霞多丽。威代尔在国内颇为少见,而霞多丽甜酒,我以前也仅在国外酒庄品尝过。这两款酒的甜度尚可,因为有酸度支撑,入口清新爽脆、干净利落,有着花香和核果类香气,作为酒庄实验性酒款,可谓成功。


初识香格里拉葡萄酒,说惊艳并不为过。


在品鉴过程中,香格里拉酒业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崔可栩详细地讲解了香格里拉的气候与风土条件。香格里拉德钦产区是世界上最高的葡萄产区之一,海拔1800~2800米,这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葡萄无须埋土防寒,有着得天独厚的产区地理优势。


产区全年日照高达2500小时以上,紫外线辐射强烈,加之独特的“湖光效应”,不仅为葡萄园增加持续的补充光照,还能起到调节昼夜温差的作用,使葡萄达到更高的成熟度,积累更饱满的糖分和酚类物质,令酒体结构强壮,香气浓郁,变化复杂。


年均降水量为200~600毫米,且多集中在葡萄转色期前,蒸发量高达1240毫米,采收季前的短暂干旱十分利于葡萄最后的成熟,在葡萄生长期的水分缺口则可以通过梅里雪山的融水充分填补。


这样的高海拔与降水量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病虫害极少,几乎不用喷洒农药等杀虫剂,进一步保证了葡萄酒的纯粹,这也是品尝香格里拉葡萄酒之后明显的口感。



桶尝——单一园的纯粹风土


15_副本.jpg

 

第二天,公司安排了Barrel Tasting,也叫桶尝,就是品尝尚未装瓶还在橡木桶里的陈年葡萄酒。


桶尝的酒是香格里拉位于东水、西当等村落单独地块的葡萄园酿制的葡萄酒。这些地块皆由自然风土形成,比如东水村的葡萄园仅有4公顷,西当村的葡萄园也就6.7公顷,而且这些葡萄园多在峡谷之中,土壤和微气候都有较大差异,所以种植的葡萄品种、种植管理上也都要因地制宜。


以东水村为例,这块不大的葡萄园坐落在金沙江岸边,三面环山,属于干热河谷气候,海拔2350米,以砾石土壤为主,主要种植赤霞珠及少量西拉。为了保证葡萄的优良品质,亩产均控制在300~400公斤,一公顷的产量也就4500~6000公斤,换算一下,还不到4000~5000瓶的产量,这个产量已经大大低于波尔多的许多名庄。


纳西族老司机董华全程开车载着我们观看葡萄园,在东水村葡萄园旁的山顶上,俯瞰东水村,绝美的风景一时让人说不出话来。董华介绍说,以前都没有这样的路,很多地方,车根本开不进去。


这些自然风土形成的独立地块葡萄园在中国并不多见,每块葡萄园都表现出了高度的一致性和纯粹性,使得香格里拉酒业具备了国内极少的单一葡萄园特征,每块葡萄园都有属于自己的土壤与微气候,酿出的葡萄酒各具特色,可以说每个单一园都有属于自己的DNA。


专业人士都知道,“单一园”是世界著名产区的某些名庄为了保证最好的葡萄园得到最精心的呵护,保证葡萄酒最忠实于优良的风土和最纯粹的品质,基于独立地块葡萄园而推出的一种远超酒庄常规酒款的产品。


我们桶尝的单一园分别是2016年东水F地块、东水B地块、沙地A、村口A(砾石)和2017年东水高A、西当河地A。


东水的几个地块以砾石为主,酿造的赤霞珠表现出了很好的结构,宽广舒展,一如雪域的蓝天;尤其是东水B地块,除了结构,还有非常好的均衡感,单宁强劲而满铺于口腔,黑色果香回味悠长;西当河地A的赤霞珠则表现出了更强的集中度。


整体感觉,这些单一园的葡萄酒比前一天的基本酒款有更明显的复杂度和陈年潜力,而且具备了非常扎实的水准,装瓶之后,假以时日,当会有更为精彩的表现。


香格里拉酒业酿酒顾问MarkO’Callaghan来自澳大利亚的著名雅拉谷,曾是雅拉谷葡萄酒协会会长,他为我们详细讲解了每块葡萄园在不同年份的表现以及成因,并且多次表达了对香格里拉产区的信心。


如果说前一天的品鉴是经验,那么桶尝的感受就是纯粹。



初心——雪山脚下的人们


好的葡萄园不仅要有天与地,还要有人。


都说葡萄酒是天、地、人的艺术,香格里拉已经拥有了绝好的天与地,而专业的酿酒团队对风土的理解、物候的探索,更是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深耕,有着别的葡萄酒企业难以企及的稳定。


这次带领我们参观的是负责葡萄园种植管理的香格里拉酒业助理总经理兼德钦基地部部长王家逵,2001年西农大学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工作,还有各个单一园所在村的负责人,都已经在此工作了十年以上,对每处地块、每个葡萄园的风土特征了如指掌。


在短短的两天行程中,王家逵给我们讲述了香格里拉与四乡两镇2700多个农户的合作关系,一方面要帮助农户在葡萄园管理上达到公司的要求,另一方面还要深入地了解农户的生活与需求,因为国际著名奢侈品集团LVMH在香格里拉的敖云酒庄葡萄园也在这里,而敖云酒庄与农户的合约往往更优厚一些,这就需要酒庄有更高的智慧、更真诚的关怀和与农户能够真正打成一片的初心。


藏族小伙子李达和另外几个年轻人分别负责这几个村的葡萄园,培养、发展当地的年轻人成为酒庄骨干也是香格里拉能够在此深耕多年的重要战略。


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留学归来的年轻帅哥冯健也在此工作了五年,问他是否喜欢这里,他说虽然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是很开心。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不仅有技术,还有热情和耐心,才能对每一片葡萄园做到如数家珍。


作者系《LE VIN环球美酒》杂志出版人兼主编


我想不到在雪山脚下,还有不用埋土过冬的葡萄园;我也想不到,这里的葡萄几乎不用打农药,都能生长得这么好;我更想不到的是,世界海拔最高的优质葡萄园就是香格里拉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德钦的葡萄园,这里的葡萄园与阳光下的梅里雪山一样动人。

——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段长青教授